<新闻中心<首页

垃圾分类不是美德是责任,垃圾收费是大趋势

日期:2013-11-25 | 阅读(1363) 推荐

 

垃圾处理创意
 
垃圾处理方式
 
垃圾处理方式2
 
  垃圾终端处理设施经常受到周边居民的厌恶和反对。和广州此前经历类似,南非德班市在2003年也经历了居民强烈反对布尔菲斯戴填埋场兴建的过程。
 
  然而2008年10月推进的“种树项目”扭转了局面。所谓的“种树项目”,其实是“填埋场社区复绿计划”,即在填埋场800万平方米缓冲带上种植树木。流程是发动周边社区民众参与将免费树种培养成30厘米高的树苗,交给社区中心换取生活必需品;树苗收集到一定规模后,社区中心会召集部分居民,让他们把树苗种在缓冲带上。 
 
  居民们每种一棵树,可以获得5兰特(折合人民币约3元)的收入。但是社区中心不会给居民现金,而是记录下居民的额度,然后换取相应的实物。居民不仅能换面包、水果等生活必需品,学费、家装费等也可通过种树换取。
 
  专家点评
 
  把垃圾行业变成骄傲的新行业
 
  “我们谈垃圾分类的时候,更多想到的是技术问题,实际更多是管理问题。南非的例子告诉我们,未必要靠技术制胜。”广州大学环境学院院长、教授常向阳从观念调整的角度建议,如果能够使人们调整认识,把垃圾行业变成值得骄傲的新行业,将会吸引到更多的人才,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 
  美国
 
  食物垃圾进食物垃圾处理器研磨后,
 
  直接冲入下水道
 
  在传统的垃圾收运清理方式中,厨余垃圾通常与其他垃圾一样,每天被扔到一个大垃圾桶里,再由环卫工人倒入垃圾车,运往垃圾焚烧厂或垃圾填埋场处理。而在美国,食物垃圾处理器的出现,令厨余垃圾告别了传统的垃圾收运清理方式。
 
  新快报首席记者廖颖谊了解到,食物垃圾处理器通常安装在家庭厨房水槽口处,上端与水槽口相连,下端直接与下水道连接在一起,水槽口中央有一个黑色的软橡胶过滤盖。只要打开水龙头放出冷水,按下水槽旁的空气开关,马达启动,便可将菜头菜尾、剩菜剩饭等食物性厨余垃圾塞入水槽口中,再进入到研磨腔。在马达迅速旋转产生的离心力的带动下研磨室中的转盘开始旋转,研磨成细小颗粒,再被直接冲入下水道。  
 
  如今,美国80%的新建住宅中都装有食物垃圾处理器。
 
  专家点评
 
  广州可试装厨余垃圾处理器
 
  华南农业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吴启堂建议学习美国,鼓励试点安装食物垃圾处理器。“这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”他说,这种做法会增加一定污泥的数量,但处理污泥会比处理垃圾容易一些,也更便宜。
 
  ●七嘴八舌
 
  玻璃瓶该怎么回收?
 
  “现在广州很多玻璃瓶都自由丢弃,大部分没有被收买佬捡走,玻璃填埋以后也留在那里,焚烧留在渣里也是很麻烦的事。”华南农大资源环境学院教授吴启堂表示,美国等很多发达国家都设置了可回收各种瓶子换钱的设备,广州可学习借鉴。
 
  他认为生产企业也应该出力:“啤酒瓶、酱油瓶是生产商生产出来的,企业应该主动去回收。”
 
  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海景则分析,导致无人问津的原因是回收物流成本大幅升高。因此,她建议政府出台激励措施,让其从环境“负效应”回归至“正效应”。 
 
  该不该开罚?
 
  垃圾分类强制实施,到底罚还是不罚?对于这点,与会者观点并不相同。
 
  从全球问计结果来看,除德国外,大多数国家并不提倡罚款,而是通过比较人性化的手段,让居民形成“以分类为荣、不分类为耻”的观念,比如日本。新加坡官员更是明确表态不打算强制推广,垃圾分类投放建立在自愿基础之上。
 
  “恐怕只有上升到道德层面,涉及尊严,垃圾分类的习惯才会真正养成。而这离不开长期的宣传和教育。”广东省建筑设计院市政分院环保所所长原效凯评价。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也直言,以奖励为主、人性化处罚措施为辅的制度颇有启发性。
 
  不过,与中山大学环境与生态研究院院长杨中艺观点一致,广东省环境保护基金会主任陈彦鸿也认为,可操作性的奖惩制度应该尽快出台。“市民文明素质尚未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适当的奖罚制度还是必要而且有效果的。广州市对于垃圾分类处理的法律法规都是原则性条款,多数对于操作层面的规定不够具体。”他说。
 
  陈彦鸿的建议是,对于拒不执行垃圾分类的投放者,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,必须给予在适当范围内的批评教育,同时对其进行罚款或要求其强制性担任垃圾分类监督志愿者,让其牢牢记住代价。
 
  如何扶持企业?
 
  “扶持再生资源企业办法出台不能再拖了。” 广州再生资源行业协会秘书长谢建安会后向新快报记者表示。
 
  研讨会上,很多记者都提到国外政府对可回收企业的扶持。谢建安透露,广州在去年7月就邀请再生资源行业的企业和专家一起召开座谈会,起草关于扶持再生资源行业企业的办法,但目前仍未出台。“这个绝对是要加快节奏,不能再拖了。”他一再称。
 
  谢建安告诉新快报记者,作为成衣加工批发地,广州的废布料数量很惊人,如海珠区现在每天能产生300吨的废布料,但由于技术没达到条件,回收价值相对较低所以无人问津。“如果城管委和相关政府部门能整合回收企业的资源,解决单打独斗的局面,还是很有市场前途的。”